猫咪官方官网在线观看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殷氏多精明的人,听到衡氏不知道此事她就知道肯定是小瑜使的坏了。殷氏反应也快,哭着说道:“老爷,郡主就是看不得老爷与奴家恩爱,所以想方设法地要离间拆散我们。老爷,可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啊!”

关振起淡淡地说道:“想多了,郡主现在夫妻和美日子顺畅,又岂会花费时间跟精力来离间我。”

顿了下,他说道:“还有,不用太高估了自己,从始至终郡主都没将放在眼里。不然她要真对付,坟前的草都有人那么高了。”

这并不是恐吓殷氏的。小瑜在关府安插了人,他知道的那些人都被边缘化,可不知道的还好好在府里当差。小瑜真想对付她一包药就解决了问题,哪还能由着她活到现在。只要做得隐秘一些,有大长公主跟英国公府撑腰这事都牵连不到她身上。

殷静竹脸上的神情瞬间僵住了。不是衡氏也不是孝和郡主,那还有谁在老爷跟前挑拨离间。

关振起知道殷静竹不可能承认这件事:“从今天开始,就好好呆在院子里。没我的话,一步都不许踏出院子。”

说完这话他转身离开了。知道了殷静竹的本性,他都不愿跟这个女人站在一起了。

回到前院进了书房,他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双手掩脸。当初符景烯写信与他说,郡主虽性子骄纵脾气也有些大但对他却是一心一意的,只这点就能盖过所有的不好。还说若是他与郡主和离,将来再找不到比郡主对他更好的女人。当时他猪油蒙了心,觉得符景烯危言耸听,却没想到符景烯一语成谶。

当初小瑜日日跟他吵架,那样的日子让窒息时时想让他逃离。现在才知道,真正让人窒息的是身边的女人没一个真心对他。

想到和离以后鸡飞狗跳的日子,再想到冷淡的衡氏与狠毒的殷氏。又回想了当初与小瑜恩恩爱爱的日子,关振起的眼泪不由落下。泪水,也从手中溢出来。

衡氏吃过午饭,贴身丫鬟惜言与她回禀道:“太太,老爷到现在还没出书房。太太,要不要过去看看。”

短发女神背心短裙白嫩肌肤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衡氏含了一口茶漱口,吐出来以后说道:“我要去了,他又要以为我不怀好意了。”

以前还想跟关振起好好过日子,但在他三翻四次偏袒殷静竹以后她也不指望了。

惜言轻声说道:“上次的事老爷都查出来了,这次肯定不能轻饶了殷姨娘的。太太,现在去宽慰老爷,老爷肯定会记的好。”

衡氏才不稀罕关振起的那点好。而且这次软禁殷姨娘又如何?说不准没几个月又放出来了。

惜言劝了许久都劝不动,心里暗暗叹气,这么好的机会太太都不知道把握又怎么斗得过惯会伏低做小的殷氏呢!

衡氏她现在就一心守着两孩子过活,至于关振起如何她不关心也不在意。

当家主母不出面其他人也不敢去打扰关振起,最后还是方钢担心出事打着胆子进了书房。

看着关振起靠在椅子上发呆,他赶紧走过去说道:“老爷,现在辰时过半了,昨日答应二少爷要送他回符府的。”

关振起听到这话整个人立即清醒过来。赶紧让人端了水来,洗漱一番后又换了一身衣裳就急匆匆地往侯府去。

沐晏本来很不满,答应得好好的事又失言。只是看到他神色憔悴眼睛也有些红肿,抱怨的话瞬间变成了关心:“爹怎么了,脸色这般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关振起摇头道:“就昨日没休息好。”

这话怎么哄得住沐晏,他说道:“爹,是不是殷氏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再这样下去咱家都要乱成一锅粥了。”

听到咱家两个字,关振起的心头有些暖意:“没事,爹能处理好。”

就如清舒之前所说,没有哪个孩子不想要得到父母的疼爱。沐晏再早熟也还是一个孩子,关振起这两年表现不错他也被软化了。

沐晏蹙着眉头说道:“爹,殷氏那女人不是个好的,别再护着她了。不然的话迟早要被她害了的。”

关振起神色一顿。

沐晏继续说道:“爹,太太才是要与共度一生的人。别为了那个女人伤了太太的心。”

关振起愣了下道:“好像不讨厌太太?”

记忆之中不管是沐晨还是沐晏对衡氏态度都不错。当然,这个不错是相对殷氏而言的。因为只要提起殷氏沐晏就一脸鄙视,说起衡氏态度很平静。

沐晏奇怪道:“太太又没惹着我,我做什么要讨厌她?”

衡氏没插手他们三兄弟的事,所以沐晏对她也没恶感。

关振起摸了下他的头,柔声说道:“好了,赶紧去收拾东西。家里的事不用操心,安心在符府读书。”

沐晏道:“爹,我今日就不过去了。”

“怎么不过去了?”

沐晏无奈地说道:“这个样子我哪放心呢?好了,咱过去看下祖父然后去吃晚饭吧!”

儿子愿意陪自己,关振起是巴不得呢!

晚上睡觉,沐晏也主动提出与关振起一起睡,也是看出来关振起心情很差这才特意留下的。

父子两人上床以后,关振起突然问道:“阿晏,以前是不是跟沐昆一样特别恨爹?”

沐晏沉默了下说道:“以前是埋怨过,若不跟娘和离我们也不会被人嘲笑了。不过后来舒姨跟我说跟娘继续生活在一起两人都很痛苦,分开反而是好事。而且们分开,对我们的疼爱也一样不少。”

清舒还与他说了关振起给他换尿布洗澡以及陪他玩耍等许多趣事,让他明白关振起也很疼爱他。渐渐的,那些怨气也就消散了。

关振起这一刻特别感激清舒,他犹豫了下还是说道:“沐晏,是我对不起娘,也对不起们兄弟三人。”

沐晏怔了怔,然后笑着说道:“爹,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好好的就成了。”

也是因为小瑜过得好,所以沐晏才相信清舒的话。他娘跟爹和离确实是好事,想以前在海州的时候爹娘不仅时常吵架,他娘生气的时候还会骂他们跟他们发脾气。可跟他爹和离以后,他娘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再没乱发脾气更不会骂他们。当然,做了错事或者没做好功课的不算。

听到这话,关振起鼻子酸酸的:“以后咱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