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ios安装

赵半山强自定了定心神,朝慕容复说道,“慕容公子,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想必天大的怒火也该消得差不多了吧,若你愿意就此罢手,红花会还可以再作出一定的赔偿,作为我红花会道歉的诚意,你意下如何?”

他嘴上如此说着,心中却是想,只要能拖到王爷的军队赶过来,届时他要让慕容复尝尝,看着手下一个个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不如何。”慕容复冷冷一笑,“本座先前一再给你们机会,可你们并不懂得珍惜,现在已经晚了!”

赵半山神色微急,“鄙会愿意交出文泰来和余鱼同两个败类!”

“嘿嘿,”慕容复咧嘴一笑,“死胖子,你现在说这个,不觉得太晚了么?”

说着双手大张,只听嗡嗡嗡一阵怪响,大厅中那些散落的兵器,竟是微微颤动起来。

“三哥,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杀了咱们这么多弟兄,此仇不共戴天!”一个皮肤黝黑的驼子忽的开口说道,话音未落,猛地踏前一步,脚下一块青花石板瞬间碎裂。

慕容复饶有兴趣的看了此人一眼,红花会的当家中,大多是内功好手,份属一流上层水平,只有这驼子,身上没有半点内力气息,但其身上气势雄浑,力大无穷,显然是外家高手。

他遇到过的外家高手中,除了当初在万安寺见过的火工头陀,便是眼前这驼子造诣最深了,不由开口问道,“嗨,驼子,你叫什么名字?”

章进是红花会的十当家,号称“石敢当”,因为天生神力,练就了一身外家的硬功夫,但天生残疾,身有缺陷,最恼别人取笑他的驼背,他和人说话时自称“章驼子”,那是好端端地,然而别人若是在他面前提到个“驼”字,甚至冲着他的驼背一笑,他便立马翻脸。

此时听慕容复直接唤他驼子,他如何不怒,大脚一伸,身形猛地跃起,空中时微微翻转,手臂弯曲,手肘朝外,却是以胳膊肘击向慕容复胸口。

在外家功夫中,胳膊肘乃至膝盖,是常见的攻击手段,修炼外家功夫是,通常便是朝骨节处着手修炼,因此每一个修炼外家功夫的人,至少要将胳膊肘和膝盖骨修炼得如钢似铁,功夫才算勉强到家,至于那些一身铜皮铁骨之人,已然是外家功夫的绝巅造诣。

买家具的戴帽子女孩

当然,慕容复并不在此列,他虽然肉身强大,与传说中的铜皮铁骨相差仿佛,但那是由内而外,通过洗髓炼血达到这一层次的,与外家功夫由外由内截然不同,除了被打之后不疼之外,却是发挥不出多少威力,不过他若是愿意去修炼外家功夫,必定是一日千里,或许能达到传说中的金 刚不坏。

慕容复双手张着,眼见便要被章驼子一肘击中,胸口处陡然亮起一抹白光,四面劲气蜂拥而至,瞬间在身前布下一个淡白色气罩。

章驼子手肘撞在上面,便如同撞在钢板上一般,撞得生疼。

不过慕容复的气罩也“砰”的一声,四散而开。

其他当家们见此,当即不再迟疑,纷纷使出自己的绝招,赵半山号称千臂如来,一出手便是无数的手臂,呼声大作,颇有石破天惊之势。

而那徐天宏号称“武诸葛”,除了计谋之外,武功也是不弱,在红花会中,可排进前五之列,盖因此人天资卓绝,自己摸索出一套“双手互换”个功夫,几乎可以称作“双手左右互搏术”的翻版了,此时一手单刀,一手铁拐,左右开弓,端的是威风凛凛。

至于其他当家的动作也是不慢,他们心中清楚,此刻慕容复明显在施展什么大威力招式,若让其成功施展出来,他们不一定抵挡得住,只要他们败在慕容复手上,红花会覆灭在即。

登时间,无数劲气、掌影、拳影、剑影,涌向慕容复,声势浩大,一时无两。

慕容复神色不变,手中变幻了一个剑诀,忽然,道道刺耳的尖啸声响起,破空声紧跟而来。

一众当家余光瞟见,竟有百十柄长剑、弯刀,同时向众人射来,心中骇然之极。

“拼了!”赵半山、徐天宏等人咬了咬牙,再提两分劲力,不顾一切的朝慕容复砸去。

而那余鱼同却是本能的就地一滚,金色笛子在地上一撑,往一旁掠去。

但听“铛铛铛”一阵乱响,飞来的兵刃从诸位当家身旁划过,或挡下他们的招式,或刺伤其身子,一时间,红花会众当家纷纷倒地,手中劲力或反震自身,或胡乱的甩了出去,鲜血狂涌,气息萎靡,只有余鱼同安然无恙的站在远处。

慕容复冷哼一声,一点空中盘旋的十余柄长剑,那长剑便似长了眼睛一般,又朝余鱼同飞去。

余鱼同正为自己方才的行为后悔,见此一幕,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的拔腿便跑,可慕容复役使的长剑何等之快,“刷刷刷”几声,劲风自余鱼同身旁划过。

余鱼同身子被掀飞,空中时又挨了两剑,最终落地,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下。

慕容复并没有一剑杀死余鱼同的意思,见其重伤,这才手臂一挥,长剑落地。

“呃……啊……”余鱼同双手、双脚以及前胸后背,多出了数道长长的口子,但最疼的还是膝盖上那一块,只见双膝上已然被削去一大块皮肉,露出了森森白骨和筋肉,鲜血狂涌。

至此,在场的红花会当家,除了骆冰之外,一招败于慕容复之手。

厅中众人,除了尚在厮杀的红花会弟子和血影殿杀手,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惊惧不已,一些胆小的,身子已在微微颤抖。

慕容复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红花会众当家,微微冷笑,右手轻扬,地上的长剑立时又飞了起来,分别刺向各个当家的胸口。

“不要!”忽然一声娇喝声传来,一道白影掠过,却是骆冰陡然出现在红花会众人身前,张手作势欲拦。

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猛地一抓,十余柄长剑骤然顿住,悬在空中。

慕容复皱了皱眉,“你这是做什么?”

骆冰神色略显凄然,“妾身身为红花会十一当家,与众兄弟有结拜之情,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是么?”慕容复怔了一怔,没想到骆冰一个女流之辈,竟有如此义气,恐怕许多男儿尚且不如,一时间,心头不由生出几许欣赏。

沉吟半晌,慕容复神色忽的一冷,五指猛然松开,那凌空长剑微微一颤,竟是拐了个弯,绕过骆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众当家激射而去。

骆冰反应不及,便听“噗噗”几声,待她回过头去,便见徐天宏、石双英等人咽喉处多了一道口子,鲜血狂涌,顷刻间毙命,只有赵半山以及章进,因为有了骆冰的片刻阻挡,侥幸逃过一劫,但身上同样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来。

“你……”骆冰神色既是震惊,又是凄然,目中露出一抹深深的仇恨,脚尖轻点地面,飞起一剑刺向慕容复。

慕容复身形微一模糊,却是绕过骆冰,扬起右手便是一掌拍向赵半山,空中时,左手随意探出,在骆冰脚踝上轻轻一搭,其整个身形立即失去平衡,被掀飞了出去。

赵半山肩头血流不止,眼见慕容复威势绝大的一掌打了过来,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决然,“魔头,老夫跟你拼了!”

“快走!”却在这时,原本奄奄一息的章进面现疯狂之色,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蹿了起来,双臂一抄,抱住慕容复的腿。

慕容复猝不及防之下,身形一个趔趄,往前仰倒下去,不过他反应也是极快,尚未着地,手掌朝着地上一拍,身子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只是腿上仍死死锢着一双手臂。

慕容复挣了挣,却是没有立即挣开。

“快走!去找总舵主来为我们报仇!”章进不愧是天生神力,即便伤势极重,但拼死之下,仍是使出一股绝强的力道,将慕容复定在原地。

赵半山咬了咬牙,这机会是章进拼死换来的,自己岂能辜负,当即转身朝大厅侧门奔去。

“哼!妄想!”慕容复冷哼一声,抬手便是“嗤嗤”两道剑气射出,赵半山身形虽然略显臃肿,但行动起来,却十分矫健,他似是知道慕容复会用剑气攻击一般,奔跑起来并不走直线,而是毫无规律的左窜右跳,身形恍若一道影子,在人群中穿梭不定。

慕容复凌空连点数下,均被其躲闪开去。

眼见赵半山便要逃出大厅,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浑身真力勃发,身形狠狠一震,但听“咯嘣”两声,章进身子倒飞而出,空中时鲜血狂吐,两只手臂软绵绵的垂着,显然已经断了,整个人落地时,已是生死不知。

慕容复不理会章进,身形一晃,便朝赵半山追去,只是追出大厅之后,却没见赵半山的身影,略一犹豫之后,并没有深追。

“哼,你就算逃出了大厅又如何,外面还有一半的血影殿之人留守,即便侥幸逃了出去,又能去哪,我们很快又会见面了。”慕容复喃喃一声,转身回到大厅。

因为红花会的当家们,除了骆冰、余鱼同及逃走的赵半山,其余人等尽皆身死,红花会弟子士气大减,进入两种极端的状态,大部分弟子无心恋战,一心逃跑,而小部分弟子纷纷面露疯狂之色,却是起了拼命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