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黄appios下载免费

..co,最快更新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沈遇安看了她一眼,倒也没逼问,抬手就去拿桌上的手机。

“干嘛?”

“打电话。”

“给谁打?”姜怀思问,“尹清雪吗?”

沈遇安沉声回答:“傅君临,或者陆展修。”

“额……,给他们打电话,是,是有,有有什么事么……”

姜怀思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虽然她做这些事情之前,就知道沈遇安不会生气。

可是,到底还是有一丢丢的心虚。

谁能想到尹清雪那么的脆弱啊,好好的随便说几句话,居然就晕过去了??

真是温室里的花朵,娇贵到不行。

清纯恬静氧气美女肌肤吹弹可破图片

万一,尹清雪收买医生,说什么被气出病来了,又开始讹人的话,那怎么办哦。

“问些事情。”沈遇安淡淡的说道,“比如,他们的妻子,今天去了哪里。”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姜怀思也明白,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了。

“……为什么会想到这方面去啊?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姜怀思问,“是看了我的手机,还是派人跟踪了我啊?”

“都不是。”

“那……”她撇了撇嘴,问道,“又是猜的?”

“嗯。”

“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会这么聪明啊。”

沈遇安抬手,不轻不重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如实说吧。”

姜怀思也没打算瞒着他,就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交代了。

程,沈遇安听着,倒是没什么表情。

“就……就是这样的,”姜怀思看着他的表情,“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去怪乐颜和暖暖。”

“想多了。”

“啊?”

“我还没这个本事,去动这两位小祖宗。”沈遇安回答,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跟她们在一起,有好有坏。”

那两位,都是被宠坏了的主。

现在,就算是给唐暖暖一把火,她什么都敢烧,陆展修还会在旁边拍手叫好。

要是这把火在时乐颜手上的话,她倒是不会去主动焚烧什么,但……

傅君临会握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作乱,还会把后续的事情,处理得干干净净。

大概就是这么两位祖宗。

当然了,沈遇安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她也不是什么乖巧省油的灯。

“什么好什么坏啊?”姜怀思嘟囔道,“尹清雪她本来就是活该,罪有应得。”

如果不这样私下泄愤出气的话,想要让尹清雪吃瘪难过,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但,今天这么一闹,直接把她给气进了医院……

讲实话,姜怀思心里还是很爽的。

对方可是尹清雪啊,数次针对她,陷害她的人,就差没要她的命了。

估计再这样下去,迟早她的小命得被尹清雪给玩死。

沈遇安回答:“好处是胆子大了不少,做事不再畏手畏脚了。坏处啊……怕是以后更无法无天了。”

“我们都有分寸,才不是什么仗势欺人无法无天的。”

“啊……”

“诺,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现在都知道了,看着办吧。”

“也只能这么对尹清雪,让她尝尝滋味儿。”沈遇安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吧,后续事情,都交给我。”

姜怀思轻哼了一声:“当然交给了,不然给谁?”

乐颜和暖暖都说过,男人……关键时刻,就是用来担当,给女人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的。

“以后还是不要这么胡闹。”他说,“今天这事儿,要是被媒体拍到,或者时乐颜和唐暖暖其中一个,被认出来,那就不好处理了。”

“暖暖说,就算有人认出来了,也不敢说的。”

沈遇安:“……”

这位真的是好的不教,坏的倒是一股脑的倒出来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尹清雪啊?”姜怀思问,“她被救护车拉走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气晕了而已,缓两天就没事了。”

“也不象征性的去安慰一下?”

“我安慰她?”沈遇安屈指,敲了她的脑门一下,“如果不是必要,这辈子都不该再见她了。何况,还特意去见。”

“算拎得清,哼。”

“还真是会挑尹清雪的弱点。她这个人,最爱面子,最喜维护形象。污蔑她是小三,还说她引以为傲的事业是睡出来的……她不气死都算是好的了。”

“不是我会挑,而是她这个圈层的人,几乎都是这种人。人前要光鲜亮丽,一派矜持,保持形象。撕下她的面子,就等同于要了她的命。”

上流社会,大抵如此。

对他们而言,名声比钱更为重要。

沈遇安低笑着摇了摇头:“啊,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那我能怎么办。她害我那么多次,贼心不死,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死不认错。我不蒸馒头,还争口气呢。”

沈遇安抬手,轻轻的无意的摩挲着她的下巴:“其实做这一切,不是为了出气,只有一个目的,对吗?”

姜怀思一怔,抬眼去看他。

心思……就这么被洞察了。

的确,在唐暖暖和时乐颜,提出计划的时候,她是迟疑的。

即使报复了尹清雪,对她来说,也并没有多大的实质性的作用。

至于那些怨气,也早就不再积攒在她的心口了,已经烟消云散了。

再说,她现在生活幸福,有梦想有目标,心理没有这么的阴暗。

直到,时乐颜说出那句——

“说不定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从她口中得出月月姐姐的下落。不然,只是为了让她出丑,也显得太小家子气,更显得我们和她这种货色,是一路人了。”

姜怀思这才动了心的。

沈遇安微微叹气:“是想得到月月姐姐的下落不,姜怀思。”

她很轻很轻的“嗯”了一声。

“这个人啊,就是这样,我早就看透了。”他说,“也许,正是这样的,才会让我欲罢不能,爱之入骨。”

姜怀思的脸上有些泛红。

被人看透彻了,难免会有些害羞的。

她捂了捂脸,埋首在他胸口处:“讨厌……有事就说事啊,别趁机表白。”